盤點中國歷史上十大著名母親(組圖)
發布時間:2011-5-8 0:03:00 | 人感興趣 | 評分:3 | 收藏:



 

    最博愛的母親——鄧穎超

 

    周恩來和鄧穎超是一對有著特殊婚戀觀和價值觀的職業革命家,他們的愛情和婚姻有著鮮明的階級特性、時代特性和職業特性。在他們的一生中,尤其在艱難困苦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他們的離別就像一日三餐一般平常,這平常中又蘊藏著很多耐人尋味的人生意蘊,引起人們美好的遐想和由衷的感嘆。

 

    周恩來和鄧穎超的一生都是在革命的道路上奮斗著,為了革命的利益,服從革命的需要一直都是他們分別的原因。1925年8月8日,是周恩來和鄧穎超結婚的日子,他們沒有儀式、沒有滿座的高朋,有的只是久別重逢后的欣喜和溫馨美好的新婚之夜……第二天一早,周恩來就走了,他此時正在忙于指揮省港大罷工,鄧穎超也離開了新婚的小家,到廣東區委上班去了。也許這聚少離多的生活在一開始就已注定?

 

    1927年4月,中國大地上風云突變。原本正在進行合作的國共兩大政黨,因為蔣介石的叛賣活動突然交惡。國民黨右派蔣介石指揮軍隊向手無寸鐵的共產黨和工農群眾大開殺戒,中國大地頓成人間地獄。
    這時的周恩來正在上海中共中央機關工作,他是1926年12月被調到上海,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秘書兼中央軍委委員,1927年2月,任中共上海區委軍委書記。在上海短短的3個多月時間里,他成功地組織和領導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革命工作的需要使周恩來和鄧穎超不得不暫時分離。正當革命形勢迅速發展的時候,蔣介石動手了——
 
    此時的鄧穎超正在羊城廣州一家德國人開辦的醫院里經歷了一場刻骨銘心的難產。
 
    鄧穎超肚子里的孩子體重超過了正常標準,三天三夜她都生不下來。當時的婦產醫院還不能施行剖腹產手術,只能用產鉗。孩子頭顱受到嚴重損傷,生下后不幸夭折。鄧穎超內心極度痛苦。
    這是她和周恩來的第二個孩子。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在周恩來大革命時期隨隊東征時,被鄧穎超私自做主打掉了。那時她心中所想的完全是工作和革命,總是覺得過一段時間再要小孩子也不遲。后來,鄧穎超來到汕頭見到周恩來,把偷偷打胎的經過告訴了他的丈夫。周恩來聽后勃然大怒。新婚后,他從來沒有發過這樣大的火:“你怎么會把生孩子和革命工作完全對立起來?!形而上學嘛!孩子不是個人的私有財產,他屬于國家,屬于社會。你有什么權利把他隨隨便便扼殺?而且隨隨便便糟蹋自己的身體。這完全是不負責任的態度嘛!身體是革命的資本,不專屬于你自己,要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必要時,我們隨時準備為革命流血犧牲,可是決不允許隨隨便便糟蹋自己的身體。你要怎么處理,也該來信和我商量一下。怎么竟自作主張,這樣輕率!”
 
    經周恩來這一頓批評,鄧穎超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不住地道歉。
    可是這一次分娩竟然又是這樣不走運,同時還趕上了一個血雨腥風的時節,周恩來也不在身邊。鄧穎超此時多么需要丈夫的安慰和愛撫啊!
    她也許不知道,蔣介石已經懸賞20萬銀元捕殺周恩來。周恩來雖然在嚴重的政治變故當口一直忙于轉移干部和組織反擊,但他仍然記掛著在廣州生孩子的妻子。他想,上海“四·一二”事件絕對不是孤立的,廣州也一定不安全。于是,他給廣州軍委機關發了密電,要小超速離廣州到上海來。
    當時的廣州在軍閥陳濟棠的統治之下,4月15日,也開始了大規模搜捕和屠殺共產黨人,位于南華銀行二樓的中共廣東區委軍委機關遭到搜查。幸虧一位同志十分機警,搜查前剛好把才收到的周恩來給鄧穎超的電報交給一位工友,讓他務必交給鄧穎超。
    那天剛拂曉的時候,大批軍警包圍了中山大學。中共中山大學黨支部委員、中共廣東區委婦委委員陳鐵軍舍命爬過墻頭,僥幸逃脫,將事變發生的消息告訴了醫院中的鄧穎超。此時,鄧穎超也剛剛收到了工友送來的周恩來的密電。
    形勢危急,怎么辦?幸虧在這家德國醫院的醫生王德馨和護士韓日修仗義幫忙,鄧穎超和母親楊振德才躲過軍警的嚴密搜捕。在王大夫和韓護士的巧妙安排下,她們乘醫院到香港購買藥品的小火輪,前往香港后輾轉來到上海。她和母親楊振德通過秘密的登報找人的辦法,才和周恩來取得了聯系。此時已經是5月1日了。
    周恩來將鄧穎超安排在一家日本福民醫院里檢查,結果出來了,令周恩來和鄧穎超痛悔萬分——由于鄧穎超生孩子時過度緊張疲勞,產后又沒有休息好,她的子宮沒有收縮,很可能今后不能再懷孕了……
    為了革命事業,周恩來和鄧穎超永遠失去了做父親和母親的機會,這一損失是不能彌補的,可是想到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理想所付出的代價,他們就不再痛苦了,重逢的喜悅充溢在兩人彼此的心胸,雖然形勢嚴酷,但心中卻依舊甜蜜幸福。
    這時候,中國共產黨在武漢剛剛開過了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周恩來雖然沒有出席,但他仍被選舉為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5月22日,剛剛來到武漢的周恩來列席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在25日的常委會議上,周恩來任軍人部長,并決定他必要時參加常委會議。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周恩來代理張國燾的中央常委職務,參加中共中央核心領導。從此以后,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內,周恩來一直是中共中央的主要領導人之一。
    斗爭的形勢瞬息萬變,7月,武漢的汪精衛也背叛了革命,給困境中的共產黨又一次致命打擊。在節節招架之后,中國共產黨人決定以革命的武裝方式來反抗國民黨右派的瘋狂屠殺,為死難的烈士和工農大眾報仇。
    7月下旬,周恩來準備秘密從武漢來到南昌。剛剛重逢兩個多月、歷經劫難的這對革命夫妻,又要面臨著新的分離了。
    關于當時的情況,鄧穎超有過這樣的記載,其中既有當時的緊迫形勢的描述,還有心理活動。她寫道:“(周恩來)要離開武漢的時候,在晚飯前后才告訴我,他當晚就要動身去九江。去干啥,呆多久,什么也沒有講。我對保密已成習慣,什么也沒有問。當時,大敵當前,大家都滿腔仇恨。我們只是在無言中緊緊地握手告別。這次分別后,不知何日相會?在白色恐怖的歲月里,無論是同志間、夫妻間,每次的生離,實意味著死別呀!后來還是看了國民黨的報紙,才知道發生了南昌起義。”
    南昌起義在國民黨的圍追堵截中失敗了,身染重病的周恩來在聶榮臻、葉挺和楊石魂的護送下,乘一葉小舟飄到香港養病。他的病很重,當他在昏迷中蘇醒過來的時候,他馬上就問身邊照顧他生活的范桂霞:“你認識不認識鄧穎超?”
    “我當然認識鄧姐姐”,范桂霞迅速回答說。范桂霞是中山大學學生,參加過“新學生社”,擔任過婦女解放協會執行委員。中山大學斜對面便是廣東區委,她經常到那里找鄧穎超尋求工作上的幫助和指導。
    “你知道鄧穎超現在在哪里?”周恩來關心地問。
    “我聽說,她已到了上海。”
    “你沒有騙我?”周恩來認真問范桂霞。
    “我怎么會騙您?”范桂霞搖搖頭,認認真真回答。
    這下周恩來才徹底放心了,他沉沉地睡去了……
     大革命失敗后,周恩來和鄧穎超開始了在上海的地下斗爭和生活。隨著形勢的不斷惡化,上海也成了不可久留之地了,周恩來和鄧穎超分別于1931年底和1932年4月來到了中央蘇區。
     在蘇區,由于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領導,直接導致了紅軍第五次反“圍剿”的慘重失敗,十萬紅軍不得不西行踏上漫漫長途。沒有人知道前方和目的地在哪里?連周恩來這位中革軍委副主席和紅軍總政委都不知道博古和李德在地圖上的紅鉛筆要指向哪里?
    轉移前,鄧穎超正在患肺結核病,想到漫漫長途之中自己會成為部隊的拖累,她曾向組織上提出要留下來,最后還是由組織上決定她隨軍行動。這項是走還是留的決定的影響要到后來才看得清楚,留在蘇區進行游擊戰爭的中共高級干部,許多人都在敵人的魔爪之下犧牲了,比如瞿秋白、何叔衡等等。鄧穎超頑強地支撐著病體,在休養連的隊伍里艱難行進著。而周恩來則隨中革軍委行動,兩人雖同在隊伍里,除了在遵義時曾短暫地相聚和有時打個照面之外,平時很難見面。
     紅軍長征到毛兒蓋,周恩來病倒了。
    這次周恩來的病勢十分險惡,且來勢兇猛,連續幾天高燒,不能進食,肝區腫大。鄧穎超聞訊急急趕來,焦急地守候在丈夫的身邊。她俯身看著病勢沉重的周恩來,心中萬分沉重。醫生經檢查,周恩來被確診為阿米巴肝濃瘍,急需排膿。但是當時條件無法消毒,不能開刀或穿刺。只好采取用冰塊冷敷的辦法,控制炎癥的發展。
    鄧穎超在周恩來的擔架邊苦苦守候了三天三夜,終于蒼天不負有心人——
    這一天,周恩來早晨終于醒轉,呻吟著嚷肚痛,然后就排出了半盆綠色的膿,就這樣燒慢慢地退去了,周恩來奇跡般地在地獄門口回轉了。
    也許,就是偉大的愛情奇跡挽救了周恩來的生命!但是,鄧穎超又要回到干部休養連了。幾天的朝夕相處又變成了咫尺天涯,但兩顆心還在不斷撞擊出感情的火花并不斷得到升華……
    1937年5月,為了治療肺結核病,鄧穎超在組織的安排下化名來到北平西山福壽嶺平民療養院。在這里,鄧穎超的公開身份是“李知凡太太”。
    這是一次難得的幽靜的休養,可是鄧穎超的心中卻不時掀起陣陣波瀾。時局發展得很快。華北局勢瞬息萬變。由西北大聯合演變成的扭轉時局的西安事變,正在推動中國共產黨倡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局面逐漸形成。這種種事變中到處都有周恩來的身影浮現,都有他的智慧在閃光,鄧穎超越發思念起他來了。
    一天,鄧穎超和她的新朋友胡杏芬****有了如下的一段對話:
    “我的太太,你的先生是怎樣一位人呢?”胡杏芬問。
    “他呀,濃眉毛,大眼睛,高個兒,闊肩膀,聰明能干,極有才華,更有氣派,并且有強烈的愛國思想。”這是鄧穎超給周恩來描繪的一幅活脫脫的畫像。
    胡杏芬怎樣也不可能想到,這位被“太太”深愛著的李知凡先生就是不久前在西安古城中縱橫捭闔、力挽狂瀾的大名鼎鼎的著名中共領袖周恩來,而眼前這位聰明溫柔、大方得體的“太太”就是名聞遐邇的鄧穎超。
    1944年11月10日這次離別,是在周恩來為實現美國總統特使赫爾利調處下的國共談判的情況下發生的。這次分別在別人的眼中與平時沒有什么實質的區別,可是鄧穎超這樣寫道:“這回分別不比往回,并非惜別深深,而是思戀殷殷!這回我們是在愈益熱愛中分別的,何況在我還有歉意繚繞心頭呢!我真想你得太!
    你走了,似乎把我的心情和精神亦帶走了!我人在延安,心則向往著重慶。有時感覺在分享你與兩巖內外故人相聚之歡呢!”
    這種感情恐怕只有鄧穎超自己才能體會,它屬于私人感情的范疇。有誰知道年屆40的鄧穎超在經歷了20多年的革命實踐和人生風雨后,內心里存留下怎樣的滄桑和糾結百轉的情愫?
    然而,革命尚未成功,戰爭還在繼續。一個像鄧穎超這樣的革命者自然要以革命利益為重,哪里顧得上小我的悲歡離合的感受?一個革命者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在此顯露無疑。周恩來和鄧穎超的愛,是包容在他們對民族、國家和人民的大愛之中了。
| 更多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195結婚網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體:
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結婚花嫁
婚慶信息免費發布 婚慶公司 新娘跟妝 婚紗禮服 婚紗攝影
婚禮樂隊 婚車車隊 婚慶設備出租 婚慶網 攝像師
跟妝師 形象設計師 AV制作師 新娘跟妝工作室 蜜月旅行
魔術表演師 婚禮策劃師 婚禮燈光師 DJ音樂師 主持人
彩妝造型工作室 新娘化妝工作室 演出化妝 攝影師 新娘化妝
伴娘禮服租賃 出租伴娘禮服 婚紗禮服出租 婚紗禮服定做 化妝師
婚宴酒店 跟拍攝像 演出慶典 司儀督導 婚車租賃
伴娘伴郎 喜糖酒水 婚房裝修 鮮花花藝
服飾|女裝|嫁衣
童裝/童鞋/哈衣/孕婦裝 箱包/男包/女包/錢包/LV 皮帶/腰帶/運動手環 運動服/運動包/頸環配件 男鞋/運動鞋/阿迪達斯
男裝/修身/襯衫/休閑褲 男女內衣/黛安芬/CK 女鞋/魚嘴涼鞋/帆布鞋 女裝/韓版/雪紡/情侶裝
配飾|珠寶|鉆戒
施華洛 千足金 鉆石 翡翠 黃金
胸針 銀飾 戒指 發飾 項鏈
美容護膚
修眉 化妝工具 爽膚水 面膜 隔離霜
防曬 美白 脫毛 祛疤 祛斑
減肥 豐胸 香水 BB霜 遮瑕筆
睫毛膏 粉底
家電|家居
茶幾 馬桶 四件套 窗簾 地板
地毯 衣柜 沙發 燈飾
水龍頭 熱水器 油煙機 微波爐 洗衣機
冰箱 電視
數碼|耗材
手機 攝像頭 MP3|MP4|MP5 錄音筆 移動硬盤
U盤 電腦 筆記本 攝像機 數碼相機
投影儀 打印機 光盤 辭典 文具
寵物食品|用品
犬主糧 狗零食 貓糧/貓零食 貓/狗日用品 寵物服飾
寵物鞋襪生理褲等配件 貓/狗清潔用品 貓/狗梳理美容 貓/狗保健品 貓/狗醫療用品
魚類及其用品 龜蝦蟹類及其用品 倉鼠類及其它小寵 兔類及其用品 鳥類及用品
寵物玩具
本地商鋪
化妝師培訓 生活服務 化妝培訓 彩妝培訓 商務服務
企業 職業培訓 招聘信息 夜總會 酒吧
電影院 營業廳 小區|公寓|別墅 風景區 旅行社
商業步行街 汽車站 火車站 學校 醫院
藥店 菜市場 超市
江西快3二不同号是指 Published at 2012-5-6 17:24:04, Powered By WRMPS v6.3.0(MSSQL)